朋克风的中国神话国漫电影的追光之程

  • 时间:2021-08-10 20: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传统文化要“出圈”,一是要有新的故事,二是要有好的视觉。而动画,正好是能将这两者连接的极好载体。

  黄家康看上去还像个大孩子,不肯透露年龄的他说自己已做了20年动画。曾参与过《忍者神龟》《阿童木》等国外动画的制作,当时他想,什么时候才能做中国的动画?

  近日,《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首周票房超过3亿,豆瓣开分7.6。该系列的第一部《白蛇:缘起》在2019年逆风翻盘时,票房近4.7亿,豆瓣评分7.8。两部国漫电影的导演,都是黄家康。

  采访《白蛇2》的主创团队是在他们的“单位”追光动画,所在楼名叫“夸父楼”。夸父,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以“追日”闻名的人物,在今天似乎带着国漫追光的某种象征与期待。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国漫电影票房排名前三分别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都是源自中国古代经典的“故事新编”,加上《白蛇》系列,这也许不是巧合。

  片中的设定有着不少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白蛇传》原著中写道,小青为了救出被压在雷峰塔底的姐姐,在黑风洞修炼了20年,片中小青和法海斗法的地方正是“黑风洞”;片中的修罗城,出自佛教六道轮回的“修罗道”;城中的风火水气“四劫”,每一劫对应的飞廉、毕方鸟、玄龟、鳛鳛鱼,都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而全片的核心概念“执念”,更是一个非常“中国”的概念……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动画学术趴”创始人刘书亮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纵观中国动画的发展史,《西游记》可以串起一条显在的线索。从第一部长篇动画《铁扇公主》到经典的《大闹天宫》,再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及一系列电视动画剧集,改编《西游记》似乎成了中国动画创作者的一个重要“爱好”。

  “中国动画的创作非常倚仗中国的神话故事和古代文学改编;这反过来也说明,这条路经得住市场的考验。近年来成绩比较靠前的中国动画电影,走的都是这条路。”刘书亮说。

  黄家康认为,一个故事能流传千年,一定有其强大生命力,所以在改编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它原来的“味道”。比如,在改编《白蛇传》时,人物设定是不能变的:小白和小青是“蛇妖”,她们的性格一个偏稳重一个偏活泼,小白和许仙的爱情、小白和小青的姐妹情……在这些人物关系不变的情况下,去挖掘新的故事,去探讨当下年轻观众关注的话题。

  在白蛇历来是“大女主”的诸多作品中,《白蛇2》是为数不多以青蛇为主角的。黄家康说,选择小青为女主,一方面是上一部已经讲完了小白的爱情故事,另一方面,小青与姐姐的感情也是值得探索的。“小青跟小白不太一样,她更像现代女性,敢爱敢恨、勇敢独立,透过她在修罗城中的磨难,观众跟着她一起成长。”

  所以,我们在《白蛇2》中,看到了小青初入修罗城,得到孙姐的帮助,这就好像职场前辈对新人的帮助;后来,司马的背叛,蒙面人的欺骗,要不要坚持目标和初心,等等,这都像是年轻人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

  改编中国古代经典,有优势,也会带来问题:大家都去改编,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动画电影的同质化。但《白蛇2》给刘书亮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感觉:“我个人之所以喜欢这部电影,原因之一是它整个故事的世界观设定、情节的类型与走向,离原著比较远,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白蛇2》的主场景修罗城,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古今建筑混杂,朋克风与水墨风混搭,模糊了时空感,也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视觉体现,毕竟谁也没见过青蛇在摩天大楼打怪兽。

  朋克风的神话故事,之前我们依稀在日本漫画家峰仓和也的《最游记》、藤崎龙的《封神演义》中看到过。这两部作品也脱胎于中国的传统故事《西游记》和《封神演义》,两者风靡一时,似乎也证明了市场对混搭风的认可度。

  黄家康说,传统文化要“出圈”,一是要有新的故事,二是要有好的视觉,而动画,正好是能将这两者连接的极好载体。但他强调,动画风格并非刻意为之。

  “有很多观众问,《白蛇2》是‘朋克+水墨’混搭,你们是不是想打造什么风格?其实不是,我们从来没有刻意为了什么风格来做一个故事,而是因为这个故事来设计一种风格。看过片子就知道,片中对修罗城的设定,是有不同朝代的人和妖进来,有不同年代的建筑,有各种劫难——这样的故事,自然需要混搭的风格。”

  刘书亮认为,《白蛇2》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除了故事本身,还建立在强大技术支撑的基础上,这也是中国动画产业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刘书亮把《白蛇2》定位为一部“奇观电影”。这个词在以往有时是带有负面意义的:如果视觉特效对观众的吸引力超过了故事本身,是很可能对叙事有所损害的。

  “但在我看来,奇观电影不是贬义词,视效的大量使用最终形成了一种电影的子类型。只有当我们的视效技术到了一定程度,才能以此为基础有效讨论视效和故事的关系。就《白蛇2》而言,我认为它做到了两者较好的结合。”刘书亮说。

  今年暑期档被称为国漫电影的“最强暑期档”,除了《白蛇2》,还有《济公之降龙降世》《俑之城》《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4》等多部上映。国漫电影,似乎已经不再靠打“情怀牌”来获取观众和市场,而是更加“科学”。

  科技对动画电影的“加持”,不仅体现在视觉效果,还应用在宣发上,比如大数据。《白蛇2:青蛇劫起》通过两轮“定剪”试映和一轮宣发试映,数字化宣发平台“灯塔”建议追光动画对节奏、台词等多个要素进行调整和删减。

  《白蛇2》监制于洲说,动画电影有一个“好处”,就是制作周期长,中间可以不断进行测试。就这样,经过多轮试映和建议修改,调研结果表明,影片的观众推荐度和喜爱度等指标都得到显著提升。

  “导演是创作者,有着作为创作者的表达,但我们也要考虑市场的环境和需求。把作者的感性和科技的理性结合,才能做出更加成熟完善的作品。”于洲说,但有一点是不变的,从《小门神》到《新封神:哪吒重生》,再到两部《白蛇》,“追光动画的创作源头是中国传统文化,将来会坚持这一点”。

  “《白蛇传》的故事从唐朝开始被不断演绎,每一代人要讲每一代人的故事。我们是中国人,从基因里深爱中国文化,对中国文化的表达也更为擅长。所以,从一开始就想以动画电影的形式,对传统文化做一种传承与创新的表达。”于洲说。

  “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我们团队在招聘时,有一类叫‘粉丝型’同事,他们喜欢看动画电影,于是想来做动画电影,但投身这件事需要很大的勇气。众所周知,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长,好的作品更需要打磨,这就要求从业者耐得住寂寞。”于洲惊喜地发现,追光动画现在已经有了大概10个00后的同事,“又有水平又有爱”。

  有人问,国漫电影崛起了吗?黄家康说:“整个国漫电影的发展还需要时间,希望有更多机会创作,有创作才有进步的可能。”

  有人问,国漫电影什么时候能“出海”?于洲说,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这是水到渠成的,“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好电影”。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传统文化要“出圈”,一是要有新的故事,二是要有好的视觉。而动画,正好是能将这两者连接的极好载体。

  黄家康看上去还像个大孩子,不肯透露年龄的他说自己已做了20年动画。曾参与过《忍者神龟》《阿童木》等国外动画的制作,当时他想,什么时候才能做中国的动画?

  近日,《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首周票房超过3亿,豆瓣开分7.6。该系列的第一部《白蛇:缘起》在2019年逆风翻盘时,票房近4.7亿,豆瓣评分7.8。两部国漫电影的导演,都是黄家康。

  采访《白蛇2》的主创团队是在他们的“单位”追光动画,所在楼名叫“夸父楼”。夸父,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以“追日”闻名的人物,在今天似乎带着国漫追光的某种象征与期待。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国漫电影票房排名前三分别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都是源自中国古代经典的“故事新编”,加上《白蛇》系列,这也许不是巧合。

  片中的设定有着不少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白蛇传》原著中写道,小青为了救出被压在雷峰塔底的姐姐,在黑风洞修炼了20年,片中小青和法海斗法的地方正是“黑风洞”;片中的修罗城,出自佛教六道轮回的“修罗道”;城中的风火水气“四劫”,每一劫对应的飞廉、毕方鸟、玄龟、鳛鳛鱼,都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而全片的核心概念“执念”,更是一个非常“中国”的概念……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动画学术趴”创始人刘书亮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纵观中国动画的发展史,《西游记》可以串起一条显在的线索。从第一部长篇动画《铁扇公主》到经典的《大闹天宫》,再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及一系列电视动画剧集,改编《西游记》似乎成了中国动画创作者的一个重要“爱好”。

  “中国动画的创作非常倚仗中国的神话故事和古代文学改编;这反过来也说明,这条路经得住市场的考验。www.tm45.com近年来成绩比较靠前的中国动画电影,走的都是这条路。”刘书亮说。

  黄家康认为,一个故事能流传千年,一定有其强大生命力,所以在改编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它原来的“味道”。比如,在改编《白蛇传》时,人物设定是不能变的:小白和小青是“蛇妖”,她们的性格一个偏稳重一个偏活泼,小白和许仙的爱情、小白和小青的姐妹情……在这些人物关系不变的情况下,去挖掘新的故事,去探讨当下年轻观众关注的话题。

  在白蛇历来是“大女主”的诸多作品中,《白蛇2》是为数不多以青蛇为主角的。黄家康说,选择小青为女主,一方面是上一部已经讲完了小白的爱情故事,另一方面,小青与姐姐的感情也是值得探索的。“小青跟小白不太一样,她更像现代女性,敢爱敢恨、勇敢独立,透过她在修罗城中的磨难,观众跟着她一起成长。”

  所以,我们在《白蛇2》中,看到了小青初入修罗城,得到孙姐的帮助,这就好像职场前辈对新人的帮助;后来,司马的背叛,蒙面人的欺骗,要不要坚持目标和初心,等等,这都像是年轻人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

  改编中国古代经典,有优势,也会带来问题:大家都去改编,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动画电影的同质化。但《白蛇2》给刘书亮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感觉:“我个人之所以喜欢这部电影,原因之一是它整个故事的世界观设定、情节的类型与走向,离原著比较远,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白蛇2》的主场景修罗城,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古今建筑混杂,朋克风与水墨风混搭,模糊了时空感,也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视觉体现,毕竟谁也没见过青蛇在摩天大楼打怪兽。

  朋克风的神话故事,之前我们依稀在日本漫画家峰仓和也的《最游记》、藤崎龙的《封神演义》中看到过。这两部作品也脱胎于中国的传统故事《西游记》和《封神演义》,两者风靡一时,似乎也证明了市场对混搭风的认可度。

  黄家康说,传统文化要“出圈”,一是要有新的故事,二是要有好的视觉,而动画,正好是能将这两者连接的极好载体。但他强调,动画风格并非刻意为之。

  “有很多观众问,《白蛇2》是‘朋克+水墨’混搭,你们是不是想打造什么风格?其实不是,我们从来没有刻意为了什么风格来做一个故事,而是因为这个故事来设计一种风格。看过片子就知道,片中对修罗城的设定,是有不同朝代的人和妖进来,有不同年代的建筑,有各种劫难——这样的故事,自然需要混搭的风格。”

  刘书亮认为,《白蛇2》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除了故事本身,还建立在强大技术支撑的基础上,这也是中国动画产业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刘书亮把《白蛇2》定位为一部“奇观电影”。这个词在以往有时是带有负面意义的:如果视觉特效对观众的吸引力超过了故事本身,是很可能对叙事有所损害的。

  “但在我看来,奇观电影不是贬义词,视效的大量使用最终形成了一种电影的子类型。只有当我们的视效技术到了一定程度,才能以此为基础有效讨论视效和故事的关系。就《白蛇2》而言,我认为它做到了两者较好的结合。”刘书亮说。

  今年暑期档被称为国漫电影的“最强暑期档”,除了《白蛇2》,还有《济公之降龙降世》《俑之城》《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4》等多部上映。国漫电影,似乎已经不再靠打“情怀牌”来获取观众和市场,而是更加“科学”。

  科技对动画电影的“加持”,不仅体现在视觉效果,还应用在宣发上,比如大数据。《白蛇2:青蛇劫起》通过两轮“定剪”试映和一轮宣发试映,数字化宣发平台“灯塔”建议追光动画对节奏、台词等多个要素进行调整和删减。

  《白蛇2》监制于洲说,动画电影有一个“好处”,就是制作周期长,中间可以不断进行测试。就这样,经过多轮试映和建议修改,调研结果表明,影片的观众推荐度和喜爱度等指标都得到显著提升。

  “导演是创作者,有着作为创作者的表达,但我们也要考虑市场的环境和需求。把作者的感性和科技的理性结合,才能做出更加成熟完善的作品。”于洲说,但有一点是不变的,从《小门神》到《新封神:哪吒重生》,再到两部《白蛇》,“追光动画的创作源头是中国传统文化,将来会坚持这一点”。

  “《白蛇传》的故事从唐朝开始被不断演绎,每一代人要讲每一代人的故事。我们是中国人,从基因里深爱中国文化,对中国文化的表达也更为擅长。所以,从一开始就想以动画电影的形式,对传统文化做一种传承与创新的表达。”于洲说。

  “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我们团队在招聘时,有一类叫‘粉丝型’同事,他们喜欢看动画电影,于是想来做动画电影,但投身这件事需要很大的勇气。众所周知,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长,好的作品更需要打磨,这就要求从业者耐得住寂寞。”于洲惊喜地发现,追光动画现在已经有了大概10个00后的同事,“又有水平又有爱”。

  有人问,国漫电影崛起了吗?黄家康说:“整个国漫电影的发展还需要时间,希望有更多机会创作,有创作才有进步的可能。”

  有人问,国漫电影什么时候能“出海”?于洲说,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这是水到渠成的,“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好电影”。